不機嫌

七日

© 七日 | Powered by LOFTER

【翔润】你瞒我瞒(第一章)

家庭伦理

人物崩坏

不伦

渣文笔

慎慎慎


八月,东京。

 

梅雨季已过,嫌少有雨。白日阳光刺眼,温度颇高。夜里转凉,偶可闻到秋天的味道。

 

街上的霓虹,面无表情的行人,转瞬而逝的车灯。现在是晚上九点钟,熙攘的涩谷街头。

 

松本润此刻很想把自己湮没在这个世间里,化作风或者是雨,或者做只猫也不错,困了就缩在公园的秋千下睡觉,饿了就溜到人家的后院轻唤几声讨点猫粮。总之,不要做松本润就好。

 

无视掉震动不停的手机,松本润干脆选择了关机。

 

他现在在离家出走中。不能因为几个电话就回去不是?昨天夜里在网吧过了一晚上,外卖的披萨难吃的不得了,旁边隔间的男人的体味飘到自己这里,害得松本一晚上没睡好觉。口袋里只剩下300日元,烟抽完了也没办法买。倒是有几张银行卡,但名义都不是自己的,想要取钱,必然会被那个人知道。松本润的自尊心不允许这种事发生。

 

在自己摔了门离开后的22个小时后,无处可去的松本润又颓败的选择了回去。

 

那是我家,松本想,凭什么我要被气走?

尽管如此,现在站在自家门口的松本润还是犹豫了。摸出钥匙,手颤抖地却怎么都插不进钥匙孔。松本很清楚自己在紧张什么。说不定那个人回去了呢?他那么忙,怎么会浪费时间和自己这个毛头小子怄气?


正在松本和钥匙激战的当头,门被打开了。

“知道回来了?”那人斜靠在门框,独特的香味混杂着烟味扑鼻而来。松本看不透他的表情。

 

“这是我家。”松本不敢和他对视,低头恨不得把自己脏兮兮的帆布鞋盯出个洞来。连语气都变得小心翼翼起来。“我有权利走,也有权利回。”

 

对面人轻侧了下身,抬颌示意了下屋里。松本进门的瞬间,故意用力撞了下他的肩膀。不能示弱,松本在心里给自己打气,摆脱他,然后离开他。

谁知那人并没有生气,反而收起令人捉摸不透的表情轻笑出声,温热的气息打在松本的后颈,松本拼尽全力才保持住自己没有颤抖。

 

“这是你家,可你看着这周围有哪个不是用我的钱买的?”那人绕过松本径直走向沙发,坐下的时候稍带解开了袖口。“你不接我电话,最后还关了机。”那个人始终语气不缓不慢,平稳冷静地像是在开一个商业会议。而松本就是他众多下属中的其中一个。

 

“我没有义务一定要接你的电话,我有权利选择拒绝。”松本站在玄关口,尽量不去看他和烟灰缸里积满的烟灰。他想如果是这种距离,那个人大概就感受不到他现在的紧张。

 

“当然你也有权利选择继续这样堕落下去。”那人从下到上打量了松本一番,又移回视线,“别把权利用错了地方。”


松本润似乎是被戳到了底线,也或许是被对方的眼神所刺激。他走近那人,像是头初进草原猎食的小狮子,满身怒火,“别总用这种公事公办的语气对我说话,你也别想控制我的人生。”松本在沙发前停下,“樱井翔,你没有权利来干涉我想要的生活。收起你的控制欲,然后滚出我的生活。”

 

话音刚落,松本的腹部便挨了一拳,力道不大,但他还是呻吟出声。被唤作樱井翔的男人,拽着松本润的领口,一把将他按在沙发上,一只手压在他的肩膀上,不顾松本润疼的呲牙咧嘴的表情,另一只手箍住他的下颚,强迫松本与他对视。“你倒是翅膀硬了敢用这种口气对我说话。”松本润被樱井翔压制在身下,想抬腿踢身上人,却被察觉到了意图,樱井翔压在松本肩膀上的手更用力地往下按,松本痛到叫出声来。

 

“变态。”松本干脆闭上眼睛,看也不看对方。

“我倒是很喜欢你现在这种倔强的表情。”樱井翔似乎是为了配合松本嘴里的形容,俯身吻上了松本的眼皮。看到对方顿时通红的耳朵,和即使紧闭着双眼也颤抖不停地睫毛。樱井翔似乎一下子气消了一样,笑道,“你的身体倒是比你的人诚实。”

 

“你公司的下属要是知道了你和自己的亲弟弟有一腿,不知道会怎么想你这位上司。”松本睁开眼,也不看樱井翔,小腹上的痛感早已经消失。松本抬起脚,用小腿轻蹭樱井翔的大腿,“大哥?”

 

樱井翔松开箍住松本下颚的手,抚上松本的脸颊,“你别想激怒我。”樱井用拇指来回抚摸着松本的睫毛,直视着松本的双眼,一字一句地说道,“当年你家老爷子丢下亏空的公司和几张欠条撒撒手一走了之,要不是我留下给你们擦屁股,你能活到今天?我告诉你,我生下来就拥有权力管你,要想我滚出你的生活?”随着语气的加重,樱井翔的手也更用力的压在松本的肩膀,“除非我死了。”樱井看着身下人隐忍的表情,不再多说什么坐起身,收回了手。

 

一边整理衣服,一边用余光扫视躺在沙发上的松本润。

 

“你们剧团是下周三首演对吧,我会去看的。”

 

预料之中的没有回应。樱井翔又一次俯下身,吻上松本柔软的嘴唇。手也不老实的伸进松本衣服下摆,抚摸着对方纤细的腰肢。松本直视着樱井,也不做反应。樱井翔也不气,舔了舔松本的嘴角,“我倒是不清楚别人知道了我和你的关系会怎么想,我清楚地是我的亲弟弟倒也很喜欢被我这么对待。”语罢,斜眼看了看松本微微鼓起的下身。

 

松本润似乎也早已习惯被樱井翔这样的言语侮辱,抬起胳膊遮住脸也不说话。

 

“我就当你这次是青春期的一次叛逆行为。不要再有第二次。”樱井翔拿起搭在衣架的西装,“冰箱里有我带来的你爱吃的夜宵,你顾着离家出走想必也没怎么好好吃东西。”

 

樱井翔紧了一下领带,似乎觉得不妥,又松开恢复成最开始的样子。抿了抿嘴唇,回头看向松本,“你有空就去医院看看母亲,听护士说她总念叨着你。她年纪大了,最近眼睛也变坏了。她不愿意见我,但你不一样。”

看着松本依旧无言,樱井叹了口气,“润,没人欠你什么。”

 

临走前樱井翔关掉了客厅里的灯,留下满屋的烟草味。

 

松本润深呼了口气。起身摸黑打开冰箱,里面自己爱吃的食品被工整地摆在一起。奶油蟹肉可乐饼被用保险膜包起来,外面贴上了“需加热七分钟”的标签。

 

松本甚至可以想象得到樱井翔蹲在冰箱前,看着赏味期限排列食物的样子,说不定还偷吃了。想到这里松本皱了皱眉,从最下层拿出了罐啤酒。

 

 


评论(19)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