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機嫌

七日

© 七日 | Powered by LOFTER

【翔润】情歌没有告诉你 (下篇完结)

很渣 大概会在之后上篇到下篇整个修改一下 

词穷患者的首篇同人终了

128粉了居然 何德何能 谢谢关注 



松本润在看到“我已经在你家楼下了。”的邮件时,大脑死机了五秒钟才猛地挺身坐起。再三确认了手机确确实实收到了邮件而不是睡眠不足导致的幻觉后,顾不得穿上拖鞋,手忙脚乱的跑出房间。

 

慌乱中碰掉了挂在墙上的日历。日曜日被用红色油性笔圈出来,旁边有一行小字“和翔君补习”。大抵是因为写得太用力,补习两个字被笔油晕染的有些看不清楚。

 

被遗落在床上的手机屏幕突然亮起,“你这家伙是不是又给我睡过头了。”

差出人的分号后面挨着樱井翔三个字。

 

松本润用三分钟的时间刷牙洗脸,期间还因为太过慌张而把洗面奶挤在了牙刷上。现在他站在门前做了一个深呼吸后打开了房门,“早上好翔君。”标准的松本润式笑容。他偷偷在心里给自己打了90分。

 

被唤作翔君的少年站在门前不远处樱花树下的阴影里,头发大概被抹了好几层发胶,根根竖起。“你果然是睡过头了吧。”

 

松本决定用笑容蒙混过去。

 

“打扰了。”樱井绕过松本弯腰在玄关处换下运动鞋,一低头,抖落了不小心藏在连帽衫里的樱花瓣。换上的是松本买的和樱井自家用的一模一样的室内拖鞋,鞋头歪歪扭扭地写着“Sho S”。

 

 “我从刚在就很想说了。”樱井把换下的鞋子规规矩矩地摆整齐,“嘴角,沾着牙膏喔。”

 

“诶?!”一直处于傻笑状态的松本听闻立即用手背去蹭嘴角,“好丢脸。”可始终没有触到牙膏的粉末,松本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又被眼前的人戏弄了。

 

“天然系吗你。”感觉到下巴被用手托住,大拇指用力地在嘴角边来回擦拭。松本觉得自己此刻的表情一定很好笑,或者说是他根本没有反应过来要做什么表情,被对方的大拇指带动着嘴部的肌肉一上一下。比自己的手要大一点,骨节分明的,并不柔软的十七岁少年的手。“所以我就说九点再开始也完全来得急嘛。”

 

“因为我想一睁眼就能看见翔君呀。”

 

 

 

“当时我年少,没经历过恋爱,和你渡过了青春的几年,你帮我补习,在社团活动后还跑来给我讲数学题,坐在教室里能看到夕阳;替我出气,我当年性子软,棒球部的前辈总欺负我,你就去打断了人家鼻子,还害得我我被退部;我说不想读大学,读一个服装设计的专门学校。你说‘まっちゃん,我要去庆应,我有很多计划要去完成,但我想和你在一起。’你还说我的决定你都支持,对了,我不想读高中的时候,也是你,像个絮絮叨叨的老头子,‘去给我老老实实地读高中。’还有呀,你给我讲大学的事,你说这个世界很现实,毫无干劲的人会被淘汰掉。我都记得你当时的表情,你的棱角,你浑身散发出的凌厉又莽撞的气息。我当时就明白了,我可能这辈子都得赖着你了。我十三岁认识你,到现在,十八年。占据了我到目前为止的一大半人生。可不是吗,这一辈子又能有几个十八年呢?对有的人来说,十八年或许就是一生。我们呢?我们还能走多久?”

松本又给自己倒了一杯威士忌,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让他有些口干舌燥。对面的樱井翔也不回答,只是看着有些微醺的松本带着一贯的微笑,一边摆弄着腕上的手表。

 

“你还答应给我你制服的第二颗纽扣。”松本突然生起气来,好看的眉毛皱到一起,“可恶,你倒是拿来啊。”把手伸到樱井翔身前,嘴里含糊不清地嘟囔着。樱井听不大清,他只觉得眼前的这个人真的从没有变过,从小到大。都是这么生动,喜怒哀乐全部挂在脸上,简单又美好。

 

“虽然不好意思,不过纽扣已经没有了哦。”樱井拉过松本的手,坚定地放在了自己心脏的位置,扑通扑通。“作为补偿,如果你想要,我会把心送给你。”明明只有手被樱井的手掌牢牢覆盖,松本却觉得连自己的身心,都动弹不得。

 

比自己的手稍微宽大的,有薄茧,温柔又厚实的,三十二岁男人的手。

 

扑通扑通。

 

 

 

“我找了你半天。”松本润关上天台的门,不远处樱井翔的制服外套被风吹的鼓鼓的,更衬得他格外单薄。“毕业式你不下去和同学合照吗?”


“你来见我吗?”眼前人转过身,掐掉了烟头。“今天的夕阳真美啊。”松本看见对方被风吹乱的刘海遮住了眼。

 

“我从来不知道你还会抽烟。”松本想,他总有太多自己不知道的事。“现在还是午后哦。”松本紧紧攥着自己的袖口,双手垂在身侧握成拳头的形状。

 

想告诉他。

 

“每天都会有夕阳,即使时间未到。”樱井也不走近,伸手指向远方。“今天的夕阳真美呀。”

 

想告诉他。

 

“我发现自己一点都不了解你。樱井翔。”松本看向他手指的方向,刘海遮住了他的眼睛,看不太清。

 

四月的阳光,被吹落的樱花花瓣。毕业式,和暗恋的人。

想告诉他。

松本润的世界里不能没有樱井翔的这件事。

想告诉他。

 

 

 

樱井抚平松本皱起的眉头,像对待一件宝物一样,缓慢又满是爱惜。“まっちゃん,我们还有剩下的十八年、二十八年、三十八年要走。我和你。”

 

胸口的衬衫被松本攥住,樱井能感觉到对方在颤抖。

 

“我们?”捕捉到松本低微的声调,单词的末尾是上扬的语气。

 

“我们。”樱井拉过松本,用自己的额头抵住对方的。他感受到松本的睫毛轻划过自己的眼皮,痒痒的,心里融化成一片海洋。“我辞职了。”

 

见对方不说话,樱井轻笑出声。“我们去旅行,从一个国家到另一个国家。在你喜欢的地方多停留,去发掘古早的黑胶唱片,品尝你喜欢的威士忌,听我们爱听的音乐。拍很多照片。主角是我和你。”樱井讨好般地蹭了蹭对方。“我们可以去洛杉矶看演唱会,去看百老汇演出。去悉尼听歌剧。去看世界各地的夕阳。你说好不好?”

 

“我后来才发觉,我根本不了解你。”松本润松开紧攥着的对方的衬衫。“而我还总是感情用事。”

 

“你已经比樱井翔更了解樱井翔了。”

 

松本突然觉得无比安心。

 

“你做的已经很好了,别总是强求自己。”樱井翔拉过对方的手,和自己的十指相扣。像是安慰,又饱含爱恋地吻了松本的手背。

 

时间把当年的崇拜变成了喜欢。一晃十八年。松本润的世界里不能没有樱井翔。

 

窗外是四月的夕阳,在樱花的映衬下宛如巨大的帷幕。

 


评论(5)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