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機嫌

七日

© 七日 | Powered by LOFTER

夏が終わる前に

窗外下着雨,淅淅沥沥的雨滴打在橱窗玻璃上,模糊了泽田慎的视线。

 

好像做了一个冗长的梦。在潮湿又黏腻的梅雨季里。

以至于现在回忆起来,都还带着恍惚和怔忡。

 

他梦见一个人,或者说,是梦见一个人和似乎是未来的自己。

 

昨晚喝到一半的咖啡还在书桌上放着,制服也一丝不苟的挂在墙上。枕边是昨晚睡前看的诗集,前些天的小说被压在下面。前发有些长,但也不至于遮挡住视线。

 

闹钟显示的时间是早晨的7:05分,比往常早醒了五分钟左右。依稀能听见母亲做早餐的声音,早间新闻在播今日天气和星座运势。

 

和往常没什么不同的一天。

 

泽田慎却觉得自己的世界要翻云覆海。

 

 

 

松本润不是信命的人,他一直以来信的都只有自己。他不理解那些把自己的命运交给他人指引的做法。对他而言,自己的命运,只能握在自己手里。所以在路过涩谷街头不起眼的算命摊位前,被突然喊住也没有想停下脚步。

 

“你会遇见一个人。”松本听见那个骨瘦如柴的女人冲自己喊道,“不只是在这里。”

 

松本没回头,只是嗤之以鼻的一笑,“我每天都会遇到很多人。”

 

每天都会遇见很多人,相视一笑,或者擦肩走掉。松本想,在这日复一日的日子里,在这自己已经厌恶的世界里。不会再有什么能让自己觉得庆幸的事情了。

 

六月底的夏天,闷热的天气和不时的雨水总是交替不停。办公室的冷气和同事的香水都让松本润有些喘不过气。好不容易挨到了午休时间,婉拒了同事们午餐的邀请,松本决定小憩一下。

 

他做了一个梦。

 

身着制服的自己,少年般的样子,可他不太确定,毕竟他高中时期并没有挑染过头发。摆着自己年少时常有的表情。总之,是自己的脸,和自己的声音,喊着一个他从没听过的名字。后来有个人从梦境深处走出来,比梦中的自己虚长一两岁的样子。他冲自己招手,就那么站在那里,也不走近,温柔坚定的模样。

 

而自己想笑作回应,却哭出声响,“终于遇见你了,真是太好了。”

 

“真是太好了,宫本时生。”

 

 

 

泽田慎还在想着那个梦,准确地说是想着梦里的那个人。好看的眉眼,笑起来像星星,眼睛里有银河。年纪看起来比现在的自己要长上许多的样子。而梦中的自己就这么和他相视而立,穿着像是自己会喜欢的款式的夹克衫,头发利落且服帖。

 

梦中人的名字是Sakura还是sakurai,泽田记不太清了,只记得梦里的声音都带着颤抖。像是初识,又像是重逢。

 

耳边是六月的雨声,心底却像荒漠。泽田慎想抓住什么,张开了手,却又握紧插回口袋。

 

脚下依旧是和以往相同的路,来往的依旧是自己叫不上名字的同学。泽田慎想发怒,却又找不到出口。

 

在无视了第三位试图和自己搭讪的女同学后,他看到了一个人。

 

 

 

 

醒来的松本自动把这个不明所以的梦归类为睡眠不足所导致的胡思乱想,他松了松领带,决定去天台抽根烟。

 

松本撑着栏杆,俯视着人群与建筑。从路的这头到那头,俯瞰很短,实际却要走很长。这路上遇见的人数也数不清,可如果什么故事都没有发生,人与人的相遇又有什么意义呢?他开始认真地觉得,在这个夏天结束之前,与某个人相遇,然后至此展开一段旅程,或许真的不错。

 

松本认真地想,在这个无聊的世界里,被救赎。

 

“打扰了。”被打断思绪的松本回过头,“我是新调职到运营部的樱井翔,能否借个火?”

 

梅雨季节的东京,随时都准备阴沉的天空。

 

可松本润却觉得,从乌云里,透出了光亮。

 

 

 

虽然身形不太一样,也没看清全脸,可泽田慎就是知道,就是他没错。所以他扔下伞,向那个人的方向跑去。

 

被突然跑来的人吓了一跳的宫本时生,站起身拍了拍黏在身上的杂草。

 

是他。泽田慎听见心底有个声音这么说道,是他。

对面的人的眼睛,和梦里的一样。

 

“请问。。。”宫本时生打量着眼前的泽田,像是要把他从头到确认一遍。

 

“我说。。。”泽田打断他的问话,呼吸还是紊乱的。可刚开口却又陡然止住。要怎么开口?你是不是我梦里出现的那个人?这未免太荒谬了。泽田盯着对面的人不知怎么是好。

 

“请问我们在哪里见过吗?”对面的人微笑地看着泽田,“你和我梦中的人有着相同的脸呢。”

 

像是夏天的晚风。温柔地吹过。泽田在那一瞬间甚至有了“得救了”这样的想法。

在这日复一日的生活里,在这无聊的生命里,在这六月的梅雨里。

 

而此时此刻。

耳边是雨,眼前是你。

 

 

 

 

眼前的脸和梦境中的融合,心脏像被揪住一样。他好像听到自己身体内有个声音在说话,他说,终于遇见你了,真是太好了。差一点就要热泪盈眶。香烟快要燃尽,被烫到了手指也没发觉。松本一动不动地盯着眼前的人,像是要把他的样子刻进骨头里。

 

此时此刻,像是初识,却又像是重逢。

六月底的东京,似乎不敢多做停歇的雨。

 

被打湿的前发遮住了左眼,可松本却看得到,对方眼里的银河。

 

“。。。诶”松本润呆滞了半饷才吐出一个音节。

 

对面名为樱井翔的人,瞪大了眼睛看着他笑道,

 

“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本来是想写段子引长篇来着。。却打了这么多字

总结来说大概就是 我总能遇见你 吧?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