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機嫌

七日

© 七日 | Powered by LOFTER

【翔润】告白

一时兴起的产物,是个超短篇,但其实也废了我不少脑细胞。

翔润真的是我这辈子爱的最废心神的西皮了。

我还有篇在坑里泡着。。

希望多提意见 


应该是一九九八年的夏天。

 

紫阳花开得正艳,阳光洒满了整条街,水果店的阿婆在擦橱窗,花店的小姑娘在玻璃门把手上挂上了“海の日休息一天”的牌子,年轻的母亲推着婴儿车,不时地逗着车里的孩子,长椅上躺着流浪汉,身上盖着几张报纸,有女高中生捂着鼻子从他身边路过,跑向了不远处男朋友的身边,流浪猫蜷缩在树荫下,舔了舔自己的绒毛,又伸了个了懒腰。

 

十五岁的松本润和十六岁的樱井翔坐在街角的拉面店分享同一碗拉面。

“呐,翔君,我们会出道吗?”包子脸问身边的大眼睛。

“你先把高中读完再说。”被问到的男孩大口吃着面,口齿不清的回答道,“まっちゃん,不快点吃我们训练要迟到了哦。”

“我好饱,都让给翔君好了。”包子脸男孩咯咯的笑出声,“出道的话,希望是和翔君一起呢。”

“这么说来,这个夏天你这家伙一直都缠着我啊。”樱井翔把碗里最后一块叉烧放进松本润的盘子里,“训练完以后要检查你作业哦。”

松本润冲着樱井翔咧嘴笑了笑当做回答,露出的是属于少年人的,不整齐的牙齿。

训练要和翔君一起。

出道也想和翔君一起

想一直和翔君在一起呀。

 

这个夏天没什么不同,却又有别于与松本润之前渡过的每个夏天。

 

松本润觉得自己做了个很久远的梦,以至于醒来的时候有些怔忡。年少时的自己总是不想再多回忆起的,可偏偏这次还梦了个彻底。

自己和团员是怎么一步步走到今天的,没有人比他们更清楚。地下室的节目录制,整夜训练身上磕的淤血,流过的不甘的眼泪,没有提过,不代表没有发生过。

 

而那个人呢,什么时候渐行渐远了呢。

还,一直在一起吗。

 

这种事情,松本润从没去想过。

 

一直以来被当做憧憬对象的那个人,被年少的自己依赖的那个人。

而如今的自己,也终于成为了当初最想成为的松本润。

 

从那之后的以后呢?

看着他染黄了头发,咄咄逼人的眼神,戴上了耳环,还打了脐环。

又看着他染回了黑发,穿上了西装做起了主播,收起了棱角,变得温顺圆滑。

可樱井翔他发光的这点,松本润从来没否认过。

 

现实和责任总是让人成长。

自己呢,接了长发,涂黑了指甲,又烫卷了头发,做了世界的道明寺。

 

他们不再是媒体口中没有希望的偶像组合,他们是arashi。

是金子总会发光,无所谓等待时间的长短。

被手机突然的震动打乱了思绪,透着屏幕的亮光,松本润清楚地看见收件人处,樱井翔三个大字。也不是没收到过他的邮件,可在回想到他的时候正巧收到了来自对方的消息,还是让松本润感到有些别扭,以至于没出息的出了手汗。

“我最近总是想到以前。你别在意,我只是想说今天的录制要提早二十分钟去商量节目效果。”

松本润盯着前半句话愣了神,反应过来的时候却不自觉地轻笑出声。

打开窗子,吹进房间的是独属于夏天清晨的暖风,和几片紫阳花瓣。松本润觉得鼻子发酸,想着自己该不是花粉症复发吧,还没来得急关窗,却先红了眼眶。

 

松本润站在乐屋前深呼吸了三十秒才推开门。里面只有樱井翔一个人。低头看着节目流程,安静的像是不存在一样。松本摸了摸鼻尖,怕露出不必要的情绪。

 

听到开门声,樱井翔抬头看了眼戴着口罩眼眶发红的松本润,没等松本先开口,便问道,“花粉症?吃药了吗?”声音是有别于以往的沙哑。松本点点头表示吃过了,起身倒了杯水放在樱井面前,顺势坐在了樱井旁边的位置。“倒是你要多喝点水,主播大人。”

樱井闻言一笑,拿起被子轻抿了一口,没多做表示。

他们谁都没出声,却都满怀心事。松本想着要说点什么来打破这尴尬的时候,樱井翔突然笑了起来,“我最近常梦到从前,你还很小一只。”

“喂喂,我小的时候你也很小一只好不好。”松本不服气地回嘴道,语调不安地颤抖着,他怕樱井接下来说的话打破他们长久的平衡,那是他最害怕面对的。可当他看向樱井的时候却又什么都说不出来了,只好低下头不出声。

 

“都说回到从前什么的,我从来不屑于那些。强者是不会回头的,你知道,我总还是有些自傲的。”说到这儿的时候,樱井翔拿起杯子又喝了一口水,像是鼓足很大的勇气一样,杯子被放在桌子上,“叭——”的一声在静默的环境下异常突兀。“我想到从前,你和我。对,我一想到你,就想回到十几岁的年纪。可你说为什么现在是这个样子呢?”他抛出了一个问句,却没等松本润回复,就抢先开口,或者说他根本就不想要回复,“我记得给你补习功课,你还把human读成ふまん。还有,你在大学门口等我放学,我们一起去喜欢的意大利餐厅吃饭,你吃得快,就在旁边看着我吃,还嫌我吃得多。对了,坐飞机的时候,你还把果汁全洒在了我衣服上。我当时就想着,真是拿这家伙没办法。你凌晨给我打电话,常搞得我在挂了电话后都会睡不着。后来再没收到过你的午夜电话,我还想问你来着,可怕被你嘲笑。可恶。”樱井翔说着便皱起了眉头,“我总是拿你没办法。”樱井叹了口气,整个人颓唐了起来,两只手垂在身子两侧,也不看松本,“我说了这么多,就是想说,松本,不是,まっちゃん,我们,还能回到从前吗”

 

松本在他说起从前两个字的时候就红了眼眶,当樱井喊了まっちゃん就直接哭出了声响。可口罩遮住了他大半张脸,樱井看不见他的表情。

不过也无所谓了,樱井想。“对,你还是个爱哭鬼。”

 

松本被自己的失态吓了一跳,他听见自己心底有声音在喊,没关系,就这一次,没关系。樱井翔不在意,你也会原谅自己。

年少的时光洪流他们都一起淌过来了,被他嘲笑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松本突然想牵樱井的手,像小时候无数次的那样,回家的路上,训练的间隙,他的左手和樱井翔的右手。那些年他所习惯的掌心的温度。

他这么想着,也这么做了。

“你记得我说过的关于人生中最美好的一天是哪一天吗。”哭过后的嗓音沙哑程度和樱井有一拼。

“你说你是我第一大fan的那天?”

“不对,是我遇见你的那天。”

 

樱井改用十指交叉的姿态回握住了松本的手,掌心传来的温度与十六岁的樱井翔重叠。美好的像是这辈子最精心的梦。

 

“恩,我也是。”

 

 

耳边传来名为幸福的巨大轰鸣,即便落日苍凉。

想到双城记里的一句话,这是我一生中最乐意做的事,这里是我最好的安息之所。松本润扭头和樱井翔相视,不小心抖落掉了藏在衣服口袋里的紫阳花瓣。

 

其实,想和翔君在一起的心情,从来没有消失过呀。

 

 

 

 

 

 

 

 

Ps紫阳花的花语之一是希望。其他的不重要。


评论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