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機嫌

七日

© 七日 | Powered by LOFTER

【翔润】情歌没有告诉你上(2)

<2>

松本坐起身,墙上的挂钟显示凌晨四点三十五分。

拿起床头的手机,点开邮箱,更新。果然什么都没有。松本自嘲地笑了笑。樱井从来都不是一个会向别人轻易妥协的人。他总是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在做什么。条理清晰,从不出错。唯一一次做出有悖自己原则的事情,还是因为松本。

 

松本想起高中的时候,自己去办公室领下节课要用的资料,看到樱井站在办公室的角落,手插在裤袋里,背却挺得老直。面无表情盯着窗外。那时候的樱井头发还是亚麻色的,左耳垂上有一颗银质的耳钉。

 

松本就看着樱井的侧脸,从眉梢到下唇。

 

被阳光眷顾着的樱井,十八岁的樱井,说“给我离松润远点”的樱井,哪怕是现在,眉眼里都充满不屑与烦躁的樱井。在松本心里,都美好的像副画。

 

樱井刚好回过头,与松本四目相对。松本这才注意到樱井左脸颊上的淤青。点了下头算是招呼。樱井又急忙把视线收回,眼里是没掩饰完全的慌乱。

 

樱井的班主任注意到松本,便冲他招手,示意他过来。满脸无奈地对松本说,你就是那个和樱井君关系很好的学弟吧,松。。。松本君,没错吧?你来劝劝樱井。和别的班人打架,又不说原因。

 

松本刚要张嘴,一个音节还没吐出来,便被樱井的一个眼神给瞪了回去。松本只好低着小脑袋不说话。

 

樱井的班主任视线在两人间扫来扫去,无奈地笑了笑,冲樱井说,啊,算了。樱井君。我相信你。这次就不追究了。不过下次的考试给我继续以第一名领跑听到了没。你们回去吧。

 

樱井总能获取别人的信任,因为足够优秀。

 

樱井微微弯腰行了个礼,就径直往门口走去。松本行礼比樱井慢了一步,就被甩在了后面。

啊,等等呀,翔君。

闭嘴。

 

对了,樱井君。

走到门口的樱井被班主任叫住停了下来,跟在后面的松本没刹住脚就撞在了樱井的后背。

可不要欺负可爱的学弟哦。

 

樱井没吭声,拉开门走了出去。松本倒是一脸慌张地解释说,没有啦,翔君很温柔的,没有欺负我,还常常给我讲英文和数学题,倒是我常常笨手笨脚给翔君添麻烦,其实翔君真的很

好哦,不过有时候会啰嗦一点是没错啦,不过我倒很喜欢他这一点。。。。。

已经走出办公室的樱井只好返回,揪着松本的衣领后面把他拖了出去。

都说了让你闭嘴了。

 

呐,翔君,为什么要和别人打架啊。

闭嘴。

松本觉得他看见樱井脸红了,但没敢出声,只能低着头偷偷瞟他。

 

想到那次,松本笑出了声。他知道樱井和别人打架的原因时,自己和他都已经长成了立派的大人。那次事件后来造成的结果,让松本和樱井分开,却又促使他们在一起。他们不算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没有什么感天动地的爱情故事可讲。虽然如此,可败给生活上的细枝末节,松本又不甘心。

 

如果说少年时的樱井,不安,骄傲,像是果啤,冲劲十足又带着少年人的清香的话。现在三十岁的樱井就是陈酿的红酒。圆滑,优雅,宠辱不惊,永远不急不躁,永远都彬彬有礼。一颦一笑,举手投足都带着成熟的魅力。比起如今的樱井,松本想,他还是更喜欢十几岁时的樱井。那个冲他吼“给我去上高中”的,拥有亚麻色头发和闪闪发亮的耳钉,脾气不好却不怎么冲自己发火,在足球场摸爬滚打却笑容灿烂的,尖锐却美好的樱井翔。

 

可是,不管时间怎么不停地走,搬了几次家,家具换了几轮,樱井翔就是樱井翔。这一点,在松本润的心里从来没变过。他至始至终都喜欢樱井翔。说是喜欢,其实早已比爱都深。

 

凌晨六点三十分,天亮了。

 

松本握紧了手中的手机,他决定要和樱井好好地谈一谈。




上章完。



评论(3)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