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機嫌

七日

© 七日 | Powered by LOFTER

【翔润】情歌没有告诉你

短篇 应该会分为上 下 中





松本润又一次失眠了。

他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春末夏初的季节里,汗水打湿了后背。卧室里空气都是闷热潮湿的。他索性踢开被子,整个人呈大字型仰躺着。耳边是闹钟滴答滴答的声响,还有自己紊乱的心跳扑通扑通。不安,委屈,无助,各种坏情绪从体内四面八方涌出来,松本感觉自己好像处在一座孤岛,周围是冰冷的海水,只要稍稍一个大浪打来,随时都能把自己淹没。

 

自从在一起以来,究竟是第几次和那个人冷战了?每次都会因为不同程度的事情争吵,冷战,和好。到最后两人都变得有些精疲力竭。

上一次吵架是一个月前,因为那个人忘记了交往纪念日而生气。两个人冷战了十天。在这十天里,松本按时上下班,在公司看见他,也装作没看见。而那个人,总有忙不完的工作和开不完的会议。松本依旧和往常一样做饭购物洗衣服打扫房间。而那个人一次也没有回来。在第十天晚上,松本终于忍受不住给那个人发了邮件说了抱歉,不该发这么大火。并表示体谅对方工作忙。

十五分钟后,那个人提着蛋糕和玫瑰,来到松本身边。

松本吻了吻他的眉毛,说,没有你在,吃的饭好像都没有味道。那个人笑着捏了捏松本的脸,我知道,我知道,你总是需要我的。

松本盯着他的脸,像是要从他的眼睛里确认出自己的影子。你说的对,松本亲了他的嘴角,我需要你,因为我在你面前总是脆弱的。

后来蛋糕的味道是什么样的,玫瑰是什么颜色的,松本统统不记得了。只记得他们吻了好久,那个人把松本按在餐桌上,居高临下的姿态亲吻他的锁骨。你总这么强势,松本被他弄的有些痒,咯咯地笑了起来。伸出手抚摸那个人的眉毛,眼皮,和自己最喜欢的,他星星一样的眼睛。

那个人抓住松本的手,吻了他的手背,虔诚的像是忠心耿耿的中世纪骑士。你不喜欢吗。那个人用看猎物一样的眼神看着松本。松本觉得他的眼睛是宇宙,不只有星星,还有一整条银河。

喜欢,松本闭上眼睛,我喜欢你喜欢的要死了。

 


而这次冷战的原因,则是因为自己工作上的事情遇到了瓶颈,做饭的时候带着埋怨的口气抱怨了几句,结果那个人不但没有安慰自己,反而用更加不耐烦的语气说,不想做就不要做,没人强迫你什么。

松本脾气一上来,摔了平底锅和锅铲,盯着那个人一字一句的说,那好,我不做了。锅里的油溅出来,滴在松本的手上,本就敏感的皮肤立马红了一大片,松本觉得疼,但他忍住没出声。不能再在他面前示弱了,松本想,不能再在他面前表现出脆弱的样子了。

我说你,能不能不要再耍小孩子脾气了。我很累,每天应付各种人,不想回到家还和你吵架。那个人皱着眉头,低垂着眼,用食指和中指揉着太阳穴。一脸疲惫。

松本知道他刚刚完成了一个项目的企划案,为了这个已经连续加班好多天了。回到家也常常洗了澡倒头就睡,有时半夜,会像想到什么似的爬起来去开电脑,伏在电脑桌前,一工作就又是几个小时。有一次松本凌晨被吵醒,起身的时候看见他趴在电脑桌上睡着了,脚边是被碰到地上的玻璃杯碎片。电脑还亮着。小心翼翼地帮他盖上毯子,清理干净碎片,保存了文件。

清晨早早地起来给他做了简单丰盛的早餐,不忍心叫醒他,总想让他多睡一会儿,哪怕就五分钟。他醒来时,嘟囔着手脚都麻掉了,看到关机状态的电脑,整个人都激奋了起来,冲着松本喊道,你把我电脑关了?!松本一边给他倒牛奶一边说道,给你保存过了,来吃早餐吧。

那个人立刻不好意思了起来,像是被浇了一身水的小狗,软趴趴的。挠着头发踌躇着说道,啊,抱歉。松本没吱声。那个人却来到了自己身后,从后背环住松本的腰,把头埋在松本颈窝。谢谢,有你真好。他说。

感受到那个人的呼吸,温温润润的,早晨刚起来的缘故,说话声音沙哑又可爱。让松本想到了糯米糍,整个人都散发着温柔甜腻的气息。

松本想到了那个早晨,他说,谢谢。

他说,有你真好。

突然松本好想去抚平那个人的眉头,他不适合这种表情的,松本想,他应该意气风发,神采飞扬。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疲倦沉闷,面无表情,和日本千千万万的上班族没有区别。

可他在自己心里是有别于任何人的。他是一棵大树,枝繁叶茂,参天鼎立。而松本则是在他的枝叶的庇护下的一朵花。有他这棵树,自己就不用怕风吹雨打。那个人,总会有办法的。松本如此需要他,满腔热血与浓郁爱意的心脏早已合为一体。自己无论怎样都会原谅他,松本清楚的认识到这点。

松本又想到小时候,大概十三四岁的年纪,自己被人欺负,那个人卷着袖子从远处跑来,冲那帮人喊,都给我离松润远点。初中年级的松本唯唯诺诺的像个小包子,比他年长两岁的那个人也没怎么张开。可头脑清晰,成绩又好,那个人说过,要给松本未来。

松本不记得哪里看到的,中国古书上记载着一种名叫鸿鹄的鸟,心存志远。如果那个人是鸿鹄的话,自己就是被他庇佑在羽翼之下的燕雀。他张开翅膀就是自己的整片天空。所以,我不问你要飞到哪,因为我总会追随着你。

一瞬间有些心软,随之而来的下一句,声调也降了下来,“我只是。。。”

那个人没等他把话说完,便摆了摆手表示不想再听。起身拿了外套,“你冷静下,今晚我去公司睡。”没等松本回答,就拉开了门走了出去。

知道你很累,体谅你工作忙所以没时间陪我,理解你忘记了重要的纪念日。了解你的脾气性格,所以每次都迁就你首先道歉。松本觉得眼眶有些湿,但他不想哭。哪怕那个人现在不在这里他也不能放纵自己哭泣。

后知后觉捂住被油溅到的地方,发现已经起了泡。松本背靠着橱柜缓缓坐在了地上,才发现原来自己的T恤也未能幸免地沾上了大片的油污。这是十年前两个人在洛杉矶旅行的时候买的,那个人的那件早就不知道放在了哪里,他总是不擅于整理。自己的这件一直被小心翼翼地保管,可现在,估计也穿不了了。就算能够洗干净,松本也不想去努力了,他总不能抱着一件衣服念想这么久,就像他可能也不能够守着一个人这么多年。

“樱井翔,我也累了。”这句是说给松本自己听的,那个人听不见。


评论(7)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