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日

© 七日 | Powered by LOFTER

【 对七】 江户川

对七


简亓 x 马嘉祺


大概是个双视角 预计两发完结

ooc

勿上升



(1)


简亓最近总是做梦。大部分都是些蒙太奇式的模糊片段,一个又一个场景拼接成像,走过的路,哼过的歌,熟悉的或陌生的街道,停留过的或匆匆而过的咖啡店和面包房。而梦的最后都结尾在江户川的岸边,海洋性气候的岛国,秋天的风不太温柔却又像是带着露珠,萧萧瑟瑟,身下坐着的野草扎得脚踝疼,提了提袜子却发现裤腿已经有些潮湿。对岸棒球练习结束的初中生正在收拾背包,白色的棒球衫在傍晚的河边衬得耀眼。

身边的人在哼一首他叫不出名字的日文歌。


简亓好像说了什么,对方拿下一边的耳机冲他笑,两颗小虎牙调皮又可爱。

是一张十四岁的年轻的脸。


梦境总是在此刻戛然而止。


梦里的是怎样的对话,简亓记不清楚。好的坏的,他也无迹可寻。只记得傍晚的日落有别于他在繁华都市所看见的,静谧且活力。耳边充斥着的是呼啸的风声,打闹声,和身边的人清澈温润的低吟浅唱。



简亓在保姆车里醒来的时候,前座的马嘉祺还在小声地记台词。手里抱着的台词本大约有两指厚,摊开的那一页被批注标记的密密麻麻。显然是下了一番功夫。


感受到身后的动静,马嘉祺扭过头。“我是不是吵到你了?”声音有些沙哑。


“说什么呢,说好陪你对词结果睡着了。是我不好。”简亓活动了下有些僵掉的脖子,又下意识地整理了裤腿。“下场戏是今天最后一场了吧,结束以后先去吃点东西再送你去老师那里。”说罢,从手边的包里拿出一瓶矿泉水,拧开瓶盖递给他。


“不了,就去老师家的路上在车里随便吃点吧,早点去上课早点结束还能背背明天的词。”马嘉祺接过水,点点头以示感谢。顾不得喝上几口,又投入到背词大业中去。大抵是因为词多时间少压力大,马嘉祺连眉头都不自觉地皱成一个“川”字。


“好。”简亓嘴上没多说什么,心里还是有些自责。最新接的这部戏是和新生代流量小生合作的网剧,马嘉祺在里面饰演男二号,男主的弟弟一角。虽谈不上是一部多么高深度高层次的正剧,但无论从受关注程度还是观众的期待程度上来说,都让他和马嘉祺背负了不少压力。这是马嘉祺第一次担任男二这个重任,更何况是个和马嘉祺对外塑造的温顺乖巧人设大相径庭的叛逆少年一角。从拿到剧本那天,马嘉祺就开始剖析人物内面,钻研人物之间的情感关系。至此每天除了工作,练歌练舞,还要加上一项钻研剧本的课程。在排得满满当当的时间表上硬生生的挤出一块儿出来。如此一来,本就不多的睡眠时间更是少得可怜。加上如今高二,为了备战高考每周还要抽出时间去老师家补习功课。本来就是身形单薄纤长的男孩儿,这一段时间更是肉眼可见地消瘦下去,好不容易增肥吃得稍微圆了点儿的小脸变得比之前棱角更锋利,到让他看上去多了点男人的味道。


车窗外的阳光趁着没拉严的窗帘缝隙钻进来,映得马嘉祺好像耳尖都带着光。车外场务工作人员来回走动,车内只听得他念台词。声音轻柔却坚定。

简亓看着马嘉祺的背影突然有些感慨。也不过两年的时光,当初的小男孩儿一晃眼就长这么大了。马嘉祺不驼背,背脊总是挺得笔直,身材纤细,个子又高。背后瞧他猜不出年龄,得面对面看,看他有时候低头害羞,嘴唇抿成一条线,或者是开心大笑,眼睛眯着笑得牙龈都露出来,才有些小孩子的模样。


三年,也不过是1095天。1095个日日夜夜,日子像江户川的河水般随着风啊雨啊慢慢淌过,又在炎天暑月与风号雪舞里把你雕塑。如果说十四岁的马嘉祺是棵渴望被滋润灌溉,满怀希望的小树苗;而如今十七岁的马嘉祺已经在日夜交错的打磨中,超出预期般的成长为一棵白杨。

简亓有些自责。他想,你成长得这么快,是不是代表我没有把你照顾好?


“倒是简哥,让司机送我去就可以了,这一段时间挺忙的,你早点回去休息吧。”马嘉祺伸了个懒腰,揉了揉眼睛略带疲倦地说道,“我一个人可以的。”


“嘉祺,要不今晚就别去补课了。偶尔放松一下自己。”简亓看着他发红的眼睛有些不忍,又瞅着他比自己还细的手腕,“你看你又瘦了,看来又得把增重提上日程了。”


马嘉祺乐了,挑着嘴角调侃道,“简哥,你这语气像我妈。”捕捉到简亓一瞬皱起的眉头,马嘉祺嘴角的笑意更浓了,却还是装乖讨饶到“开个玩笑嘛。”

看着简亓无奈地摇头,马嘉祺做了个鬼脸,随后合上剧本,“不过今天就算了,演戏要紧,功课也不能丢。我是简哥带的艺人,可不能砸了招牌。”


简亓欲言又止,一瞬间想起很多往事。他想说什么招牌,他简亓就是运气好,恰巧带的艺人也都是老天爷给饭吃的那类人。他还想说你也是,天资聪颖,有把好嗓子,又谦虚温顺,完全可以仗着这把资质偶尔偷个懒。他其实更想说的是,日后路还长,我陪你走,你别这么累。可任凭内心翻腾,千言万语到嘴边只说得出一个“好”字。


好。

你的路,你自己做主就好。管他是荆棘之路还是悬崖峭壁,我陪你走。



(2)


简亓最近总是想到过去。

说是过去,也不过是两年多前。马嘉祺第一次上黄金档的热门综艺。他找了很多门路,每当对方听到简亓要塞的是个刚出道不到一年的新人的时候,一开始的和颜悦色都逐渐演变成不尴不尬。言语间都充斥着不解和推阻。“这个有点儿难吧,我看简经济带的那个刚拿了最佳女演员奖的小姑娘就不错嘛。”


“我现在只带他一个。”简亓听出对方言语中的拒绝,还是摆出一贯的公关式微笑,“那以后还请李经理多照顾照顾我们家嘉祺了。”


也不是没被问过,明明那么多人削尖了脑袋想跟简亓,为什么偏偏就只签了这一个。


简亓也只是一笑带过,字里行间都洋溢着游刃有余的自信,“我什么时候看走眼过?”


最后还是把马嘉祺塞进了那个综艺,虽然只是其中一个板块,露了十分钟的脸。还唱了几句。

结果是反响平平,微博上引起了一阵子的讨论也随后不久石沉大海。比起在节目中的亮嗓,好像简亓带的新人这一头衔更能引起网友们的兴趣。


简亓带的艺人,下一个流量预定吧。

唱得挺好的,就是感觉有点拘谨。

只有我觉得很一般吗。


有些言论评价即使你不去看,在这个信息化时代,也还是会随着空气无孔不入。


马嘉祺在节目播出后问简亓,“简哥,我让你失望了吗?”平日意气风发的少年,此刻连说话都变得小心翼翼起来。


“我从一开始就没期待这十分钟能给你带来多大水花。”简亓从一摞文件里抬起头看他,“我问你,你对自己失望了吗?”


“我尽力了。”马嘉祺垂在两侧的手指握紧又张开。简亓看到他眼里的不甘。

也看到他张开的手掌在腿两侧最后握紧成拳头。


“嘉祺,你信不信我?”简亓觉得眼前的少年像极了当年的自己。看似云淡风轻,其实骨子里都是不认输的血。可是当年的简亓,没有愿意为他指路的人,也没有人愿意给他的成长之路上点一盏灯。


简亓揉了揉眼前这个刚刚十五岁的少年的头发。略矮自己一些,可背脊却挺得笔直。看向自己的眼睛里有团灼人的火苗,简亓还没触碰到他时,就能感觉到烫。


他从没看走眼过。

来日方长。



(3)


“你记不记得你刚进公司时,我问你如何评价自己。”简亓和马嘉祺并肩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对面的电视里播放着马嘉祺参演的电视剧。今天刚刚播出第一集。


“就普普通通呗。”马嘉祺盯着电视,嘴里还念念有词。


简亓仔细听了才发现,他是在跟着背台词。


“你输我赢多没劲啊。”马嘉祺从桌上抓起一盒牛奶,又递给简亓一盒。递之前还不忘先把吸管插好。



简亓接过牛奶,皱着眉头心想你这是当我几岁。最后却还是放进了嘴里。

我这一把年纪应该不会再长高了吧。


“简哥,”明显能听出来马嘉祺此刻正竭尽全力憋住笑意,脸皱成一团,“你喝牛奶的样子,挺可爱的。”


简亓不接他呛,自顾自地吸光了最后一口牛奶。单手一握,捏扁了牛奶盒后,才不缓不慢地开口,“我要是有弟弟的话,大概就是你这个样子。”


马嘉祺挑了挑眉,笑得虎牙不听话地跑出来,“帅吗?”


“皮。”简亓目视前方电视机,也不看他。


“切。”马嘉祺用力吸了一下习惯,牛奶盒骤然收紧。撇撇嘴,把喝干净的空盒子扔进了脚下的垃圾桶。简亓无意扫了一眼,吸管的前端已经被咬平,坑坑洼洼的大概是牙齿印。

到底还是个小孩子。简亓想。此刻挨着自己肩膀而坐的少年,个头儿不知不觉中就窜得比他高了。喉结也越发清晰凸显,骨骼经络也越发像个男人,而非少年了。

时间给马嘉祺带来的好像都是惊喜和宠爱。不像他,人一过了三十,彷佛一切都在沉淀。二十岁之前的他总想着快一点快一点长大,恨不得一夜之间成长却偏偏度日如年,时钟彷佛停摆。一天好不容易熬过去却发现还有无数个日子在等着他。而如今三十岁的他,却每天都恨不得掐着表过,想着再慢点,再慢一点,可还是一不留神就日落。


二十岁到三十岁的日子,每天都过得如刀割。二十代的前半段他为生计与复仇而活,二十代的后半他为了出人头地而拼命向上爬,这段路他从没说过苦,可那些如在悬崖峭壁攀岩一样的日子,磨破了几双鞋,磨断了几次指甲,只有自己知道。当他终于如愿以偿的得到了金钱,人脉,地位。才发现自己终究不过是为了活而活。以至于偶尔还会在失眠的夜里,想念当初十几岁时,初生牛犊,敢爱敢恨的自己。而如今面具戴了久了,连话都说不直了。


简亓想,我没有的你都有。你比我天资卓越,比我谦虚可爱,你的父母兄长支持你,我也愿意陪你追逐你的梦。

就让我趁着你的梦,最后一次怀念一下我卖掉的梦吧。



此刻电视里的镜头正好是马嘉祺的特写,屏幕里的他笑得带着少年人的张扬跋扈,身着白色的帽衫,裤腿挽上去一截,露出纤细光洁的脚踝,骑着单车穿过黄昏的街道。

“马嘉祺。”简亓扭过头看他,“你很优秀。”


“啊?”被突如其来的夸奖打得措手不及,马嘉祺一时不知该做何回答。


“你很优秀。”你唱歌好听,唱得月光和星星都动人。

“有些言论你不要听,也不要看,更不要放在心上。”不是人人都带着善意对你,你也没有义务抱着善意去一一回应。

“你可以失落,可以踌躇,但不能被击败。”输赢不重要,更何况你天性就不爱争抢。不会给自己争镜头,连节目里的话筒都能随便交付他人。你简单善良,但不要让这些成为别人打压你的借口,在背后戳你脊梁。

“往前看,做自己。”你镜头前展现的都是真实的,你开心就笑得跌出镜头;好吃就点头,难吃就皱眉头;所有喜怒哀乐都能从脸上读懂。你温柔懂事,总先一步考虑他人,连我有时都不如你周全。在你的行事准则里,从来没有人设两个字。你待人真诚,你谦虚诚恳,从十四岁到十七岁,一直如此。


“你刚出道时的自我介绍,”简亓笑着说,“你说你是有兔牙又有虎牙的马嘉祺。”简亓语罢,指了指自己的牙齿,“其实我每次听了都很想说,可是你还是少了两颗牙啊。”


马嘉祺想反驳,眉头皱成一个川字,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简亓捏住了脸颊。“我的意思是,你最近总爱皱眉头。”简亓扯着马嘉祺脸上少得可怜的肉,连带着嘴角露出了一边的虎牙尖。

“要多笑才能长高啊小朋友。”





tbc


本来是打算一章完的结果没收住

我怎么屁话这么多。。。

评论(13)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