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機嫌

七日

© 七日 | Powered by LOFTER

【排球少年官方小说】无润色不负责任翻译

真的是无润色,基本就照着原文来的,之前没翻译过文章,很多句子翻译成中文都感觉挺怪的。

请勿外传 请勿转载

 喜欢还请购买正版 毕竟其中很多语气词 功力不到翻译不得当

                不过还是希望能通过这篇,能让其他人感受一下月岛兄弟是多么的可爱。      ...


【翔润】你瞒我瞒(第一章)

家庭伦理

人物崩坏

不伦

渣文笔

慎慎慎


八月,东京。


梅雨季已过,嫌少有雨。白日阳光刺眼,温度颇高。夜里转凉,偶可闻到秋天的味道。


街上的霓虹,面无表情的行人,转瞬而逝的车灯。现在是晚上九点钟,熙攘的涩谷街头。


松本润此刻很想把自己湮没在这个世间里,化作风或者是雨,或者做只猫也不错,困了就缩在公园的秋千下睡觉,饿了就溜到人家的后院轻唤几声讨点猫粮。总之,不要做松本润就好。...


【翔润】情歌没有告诉你 (下篇完结)

很渣 大概会在之后上篇到下篇整个修改一下 

词穷患者的首篇同人终了

128粉了居然 何德何能 谢谢关注 


松本润在看到“我已经在你家楼下了。”的邮件时,大脑死机了五秒钟才猛地挺身坐起。再三确认了手机确确实实收到了邮件而不是睡眠不足导致的幻觉后,顾不得穿上拖鞋,手忙脚乱的跑出房间。


慌乱中碰掉了挂在墙上的日历。日曜日被用红色油性笔圈出来,旁边有一行小字“和翔君补习”。大抵是因为写得太用力,补习两个字被笔油晕染的有些看不清楚。


被遗落在床上的手机屏幕突然亮起,“你这家伙是不是又给我睡过头了。”

夏が終わる前に

窗外下着雨,淅淅沥沥的雨滴打在橱窗玻璃上,模糊了泽田慎的视线。


好像做了一个冗长的梦。在潮湿又黏腻的梅雨季里。

以至于现在回忆起来,都还带着恍惚和怔忡。


他梦见一个人,或者说,是梦见一个人和似乎是未来的自己。


昨晚喝到一半的咖啡还在书桌上放着,制服也一丝不苟的挂在墙上。枕边是昨晚睡前看的诗集,前些天的小说被压在下面。前发有些长,但也不至于遮挡住视线。


闹钟显示的时间是早晨的7:05分,比往常早醒了五分钟左右。依稀能听见母亲做早餐的声音,早间新闻在播今日天气和星座运势。


和往常没什么不同的一天。


我喜欢的 是数年一起成长 我在乎的不是结果 是变强大的过程 也不是谁都可以 只是樱井翔 和松本润 与CP无关 与羁绊有关

一起长大 又酸又别扭 喊你们青梅组好啦

【翔润】情歌没有告诉你(中)

松本想到自己第一次出国旅行,和樱井一起。属于他们两个人的毕业旅行。飞机上,松本打翻了果汁,弄湿了樱井的衣服和裤子。自己边帮他擦边小声地说抱歉。樱井故作生气地皱着眉头,用力地揉松本的头发说,真拿你没办法啊。


“真拿你没办法啊。”松本润握紧又松开手机,轻叹一口气。想和樱井好好谈谈,却又不知道以何种方式阐述,明明是很简单的事情,却又觉得难以表达。

希望樱井翔不要总是这么忙,他们已经很久没有两个人一起去旅行了。

希望樱井翔多体谅一下自己,松本承认自己确实很多时候比较龟毛,又很容易发怒。

希望樱井翔能再为自己,多做一点努力。可是樱井做的还不够多吗?拒绝了父亲好友家的千金,向父母坦...

超喜欢 从你们相遇 到我认识你 之后的每时每刻

【翔润】告白

一时兴起的产物,是个超短篇,但其实也废了我不少脑细胞。

翔润真的是我这辈子爱的最废心神的西皮了。

我还有篇在坑里泡着。。

希望多提意见 


应该是一九九八年的夏天。


紫阳花开得正艳,阳光洒满了整条街,水果店的阿婆在擦橱窗,花店的小姑娘在玻璃门把手上挂上了“海の日休息一天”的牌子,年轻的母亲推着婴儿车,不时地逗着车里的孩子,长椅上躺着流浪汉,身上盖着几张报纸,有女高中生捂着鼻子从他身边路过,跑向了不远处男朋友的身边,流浪猫蜷缩在树荫下,舔了舔自己的绒毛,又伸了个了懒腰。


十五岁的松本润和十六岁的樱井翔坐在街角的拉面店分享同一碗拉面。

“...

刚去超市买东西 去的时候有学生在操场踢球 声音很大 我还在想这么晚了还社团活动
买完东西回去 发现他们活动似乎结束了 几个男孩子在打扫操场 剩下的在收拾东西 看样子是低年级的后辈 突然就想到
十几年前的翔君或许也是他们中的一员吧 喜欢足球 想成为足球运动员
可能那个时候完全没有想过十几年后的现在 自己会成为怎样一个大人
然后我就 特别特别想认识 中学的樱井翔

【翔润】情歌没有告诉你上(2)

<2>

松本坐起身,墙上的挂钟显示凌晨四点三十五分。

拿起床头的手机,点开邮箱,更新。果然什么都没有。松本自嘲地笑了笑。樱井从来都不是一个会向别人轻易妥协的人。他总是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在做什么。条理清晰,从不出错。唯一一次做出有悖自己原则的事情,还是因为松本。


松本想起高中的时候,自己去办公室领下节课要用的资料,看到樱井站在办公室的角落,手插在裤袋里,背却挺得老直。面无表情盯着窗外。那时候的樱井头发还是亚麻色的,左耳垂上有一颗银质的耳钉。


松本就看着樱井的侧脸,从眉梢到下唇。


被阳光眷顾着的樱井,十八岁的樱井,说“给我离松润...

【翔润】情歌没有告诉你

短篇 应该会分为上 下 中


松本润又一次失眠了。

他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春末夏初的季节里,汗水打湿了后背。卧室里空气都是闷热潮湿的。他索性踢开被子,整个人呈大字型仰躺着。耳边是闹钟滴答滴答的声响,还有自己紊乱的心跳扑通扑通。不安,委屈,无助,各种坏情绪从体内四面八方涌出来,松本感觉自己好像处在一座孤岛,周围是冰冷的海水,只要稍稍一个大浪打来,随时都能把自己淹没。


自从在一起以来,究竟是第几次和那个人冷战了?每次都会因为不同程度的事情争吵,冷战,和好。到最后两人都变得有些精疲力竭。

上一次吵架是一个月前,因为那个人忘记了交往纪念...